曲靖文明网 > 首页 > 副部长文集
彩云南现
发布时间:2014年04月17日 来源:曲靖文明网
 [打印] [关闭]

云南的云

  云南生云。

  云南是云曲故乡。

  云南的云很纯很白,不带一丝丝杂质,一朵一朵从天上飘过。云南人都说:那是天空飞落人目的雪棉。

  有时候,它变成蓝飘带,一缕一缕系在山的半腰;有时候变成白帽,不偏不倚戴在山的头上;有时候又变成雾,弥漫在河谷柳间,氲氲氤氤不

肯散去。

  更多的时候,云南的云就幻化成云海,弥漫在大山峡谷之间,把山浮了起来,变成一个一个

的孤岛。

    云南的云像云南人一样有个性。

    当它狂怒时,就从四面八方纠集而来,凝聚成铺天盖地的厚厚乌云,把大地罩住,使人喘不过气来。然后变成阵阵狂风,呼啸吼叫;变成一

场暴雨,倾盆而下;变成一道道闪电,撼人心魄。

  当它高兴时,就生成一片一片曲稀稀朗朝的薄云,洁白无暇。幻化成龙、成虎,成牛,成马、成凤,一队队一排排,在天空游荡。

    当它平静时,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偶有调皮的偷着从天官跑出来,一小朵一小朵在湛蓝的天空玩耍,留连忘返在山川河谷散步。

    清晨,喜欢山的就从山巅溢出,瀑布一样顺山势倾写而下;喜欢光的就追逐着太阳,把自己斑斓的五彩云霞亮给人间;喜欢永的就慵懒在山

谷里,变成云海,躲避着太阳刺目的光芒。

  云南峙云是嫦娥腰际的飘带。

  云南的云是天童放牧的羊群。

  云南的云是天女胸前的织锦。

  云南的山

   山外有山,捌破青天。

   莽莽苍苍,一望无际。

   仰起头,帽子掉地上了还不见山顶。这就是云南的山。

   云南是山昀世界,百分之九十的国土是山,平地很少。山间散落着无数的小盆地,云南人叫它傲坝子。

   云南的山,高得看不见顶,常年被云雾罩着。像一个蒙着面纱的美丽少女,更像蒙娜面莎神秘微笑,永远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实面目。

   云南的山,苍鹰飞不过去,岩羊只上得一半。  

   云南的山,都有脾气,没有温和性格,把高原弄得沟壑纵横,把世界切割得伤痕累累,平生  出让世人震惊得看不见底的峡谷。    

   云南的山有时光秃秃寸草不生;有的郁都葱  慈覆盖着原始森林;有的自雪皑皑终年不化。

   云南的山,很多还是无人涉足的处女山,没有迎娶的童男子山。被誉为地球上最纯洁的山。曾有想把它碌在脚下征服曲英雄,走进大山就再

也没能走出大山。

    云南的山赫赫有名。梅里雪山、玉龙雪山、高黎贡山、哀牢山、苍山、十万大山、十八连山、鸡足山,横亘万里,气势磅礴,连绵不尽;也有

些很温和的,玉女横胨般让人遐思。西山、秀山、圭山、石宝山……人人都可以走进它的腹地,爬上它的头顶去抒发。一览众山小”的豪气。

    云南的山,纵横交错,层层叠叠,让人感到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因为生长在山里,云南人就与山融在一起。像山一样纯朴,山一样沉默,山一样善良。

    因为山高路,云南人爬山如履平地疾步如飞,走平路还弯着腰,不过癔。

    因为山高,看不远,云南人很多戚了近视眼,只看得见脚面前东西。

    因为山大,像在井底生活,云南人就坐井观天成为井底之蛙。

   外省人说:云南山大,人老实,好赚钱。

   云南人说:外省人狡猾,不可信,钻进钱眼。

   很多云南人一辈子都不曾走出过大山。

 

云南的水

    云南的水,多数顺山势流走,顺地缝消失。顺山势流走的,就变成江,变成河。只有少量的水积聚成湖,积聚成云南的湖。

    云南的瑚是镶嵌在高原的镜子,一大面一大面的。总是把天映得更蓝,把山照得更青。

    云南的湖很多,大大小小有几十个。一大拄一大汪的,清得见底,渍得连鱼儿都生成透明了

的,好看,也好吃。

    云南的湖不一定都湖。叫湖的得很响,泸沽瑚、抚仙湖、星云湖……不叫湖的云南人就叫它做海,明明只是一个不大的湖,却V4海。理直气壮地叫。洱海、碧塔海、阳宗海,程海、草海。还有把湖-I做池的,“喜茫茫空闻无边”奔腾而来的“五百里”却-4滇池。还有P Ll千顷池的,

只是这千顷之池现也不知还存在否。

   云南叫海的不一定都是湖和池,也不都有水。有叫大海的,其实只是座山,很高的山。在云南省会泽县境内,是云南最大的高原草场,有十万

多亩,鸟蒙山的主峰。最高峰常年积雪,海拔4017米。当年红军长征路过时,也被它的气势震撼。毛泽东的“乌蒙磅礴走泥丸”写的就是它。还有

叫“西海”峙,其实只是山顶一块荒芜的高原,装不住水的。

   云南的湖还分季节,每年夏秋时节,高原的睦地就变成湖,变成许多湖,都在莽莽大山之间。你第一次见它会以为它早就存在。今天你走过一

个湖,几天后回来,它就不见了,就像从来没有过似的,只是湖底寸草不生畴沙石和岩壁边分明的永迹告诉你,这里曾是永的故园。

    云南的水汇流成溪后,多数又不叫溪,叫江。奎沙江、怒江、澜潘江、南盘江、牛栏江,很有气势。有些明明就是条小溪,仍叫江,响当当地

叫,如白石江、潇湘江。叫河的有红河、南滚河、多依河、块泽河、黄泥河、大关珂……

    云南的水不管流到哪里,都会有水一样温柔的民族逐水而居。永族自是不说,还有壮族、布依族,傣族……她们在水边建吊脚楼,盖水磨坊,搭永车、种水田,过竣永节。与水溶为一体,变

成水一样的民族。

    云南的水成就了云南的“水文化”。圣洁龙雪山融化的雪水把丽江古城四方街净化成江南水乡,谁敢说世界自然文化遗产没有水的琦劳。没有清澄的洱海,就没有大理。因为有“五百里”滇池,昆明才叫做春城。因为云南的永;彰成了澜沧江、金沙江,怒江“三江并流’静世界地理

奇观。

  云南的永有很多条从涓涓细流变成大江大河流出云南。沙江在容纳了众多溪流后,汇成浩荡的长江;南盘江从云南曲靖发源后,润泽弊、桂、粤,汇成南国第一大江——珠江;澜沧流出国九叫湄公河,纵贯东南亚后被誉为东方多瑙河。

南人

    云南人住在彩云之南,满胜自豪。

    云南人说自己祖籍南京,是柳树湾高石坎人氏,祖上征战来到云南。

    云南人又说自己是南蛮。其实,”“南蛮是古代内地对南方少数民族的蔑称。

    云南入连人就说云南是动物王国、植物王有色金属王国,冬无严寒、夏无酷暑、四季如春。遇上情妹妹,嘻落星星不嫌累,不唱得口干舌燥,嗓子冒烟就不罢休。听见锣鼓响,云南人脚就痒,不跳上三天三夜就睡不安稳。

    出省的云南人在飞机上、火车上、轮船上滔滔茅绝地狂侃:我们云南头顶香蕉,脚踩菠萝,棒一跤爬起来手里还抓起把花生米。我们云南家

寮养孔雀,养野猪,上街都骑大象。

   云南人还说我们少数民族每人每年有三个杀人指标杀人不犯法。

   云南人看外省人都是骗子,外省人看云南人都是蛮子。外省人亲兄弟明算帐;云南人兄弟亲不算帐,算帐就不兄弟。外省人看云南到处是毒

品,云南人到外省觉得到处是陷阱。

   云南人离太阳最近,天天晒光浴,脸色凝熏脸艟彤红。

   云南人打猎见者有份不吃独食。

   云南人杀年猪要办几桌请人来吃,一顿吃掉一半。

   云南人说吃饭是“干饭’,“甩饭”。

   云南人招待朋友用大碗盛活,一口千掉,否则兢不是朋友。

   云南人大碗喝酒、大块吃内、大声说话。

   云人打牌打酉付.打四付,叫做双抠。

   云南人鸡蛋拴着卖,草帽当锅盖,三个蚊子一盘菜,竹筒当做永烟袋,耙耙叫饵块,鲜花戚捆卖。

   云南人说金窝银窝不如住惯的山坡坡。走得再远也要叶落归根,回到彩云南。

   云南人还说自己是什么什么什么……

   其实,云南什么都不是,云南人是上天散落在高原的七彩珍珠……

 

仙境福地

   —— 翌峰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曲靖有三峰:青峰,胜峰,翠蜂,古4曲靖八景”誉之为“三蜂耸翠”,而三峰名最盛者为翠峰。民谚云:三峰不出头,潇湘水倒流。可见三蜂在曲靖是怎样的出“山”头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 公元一六三八年九月十四日,明代大旅行家 徐霞客在到达翠蜂山的第三天,在日记中写道:“翠峰山,在曲靖西北,交水西南,各三十里,在马龙西四十里,秀拔为此中之冠。’是云南最负盛名的佛教胜地之一。唐朝时,尊倍信佛风气盛行, 滇民便在翠峰山开山铺路,昔壁垒石,广置寺院。经过宋、元、明历代事主扩建,淅成“九庵十八院”的宏大规模,佛事最盛时有僧千人,“游人四时不绝”。故霞客先生流连忘返,在此盘桓逗留了十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翠峰山,挟乌蒙磅礴神韵,汲珠源灵秀甘露,纳曲靖百川精华,静静地蛰伏于滇东坝子。,远观其势如千年睡佛,口鼻眼手跃然眼前;近着又似大肚罗汉,膝、脐、腿历历可见。从山门口仰视,更呈巨形座椅,朝阳庵便端坐于椅中。其形其状酷似伟大领袖毛泽东的故乡韶山。难怪千年游人不断,四耐香火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翠峰山不论是晴天雨天都有妙处。

         晴时,天高云液,碧空如洗。走过山脚古色古香、雕粱画株的‘明城”,但见浓荫丛中,庵寺晃晃悠悠地悬在峭壁之上。沿着时悲时现的山径

   摹沿而上,峰回路转,木鱼声声,风铃阵阵飘进耳膜。

            朝阳庵始建于明代万历年闻,相传为破红尘的甲科进士刘九庵所建。虽无杭州灵隐寺那般气势恢宏及西山华亭寺邢般垒碧辉煌,却也雕梁

 画栋,飞檐翘壁,占尽翠峰地脒灵气。每逢秋季梅雨时节,院中的两株西暮翦便带鼙开放,争青斗妍,其蕊灼灼,花大如盘。庵中,供奉着着大小

菩萨二十八尊,工艺具唐风束韵,形态各异,栩藉如生。更有从佛国印度请来的玉佛一尊,高一一米五,重约一吨半,晶莹剐适,光泽秉润,流金

釜彩。传说一九九三年四月,重建庵寺之夜,月光如水,万赣寂静,殿门滑开,一对山麂走进院内,叩首便拜,此后便常常相伴入寺。

     雨中的翠峰山,如梦如幻。濛濛细雨嘀嗒有声,松涛阵阵,雨雾绵绵。擎上翠峰南支青龙山脊,但见潮水蒋蒋,远近林海茫茫,雾气升腾,朝阳庵时憩时现。置身此景,令人如临仙山琼阁。这时,静神屏气,听雾沙沙从山脚向山顶飘去,暖上几口,顿觉爽心悦目,全身通泰。大有“佛驻心底,道在人间”的顿悟快感。

    翠峰山绝顶为翠和官祖师殿,四周壁立千仞。在此极目远眺,东可览曲靖垻子,西可眈马龙东川,北可观沾益马雄山,南可赏寥廓诸蜂。如画

的滇东江山尽入眼底。祖师殿内有眼千年龙潭,内泅碗大的神蛙一对,泉采四时不绝,咕噜咕噜直往上冒。只可惜泉毁蛙去,不可再见。但“九

庵十八院”轮廓仍依稀可辨。

   每逢重大佛事神节,朝拜敬香者总逾万众。晴朗的清晨,若朝阳庵仙雾升腾,伏在翠和官绝顶断墙残垣上,就能见紫气东来,金灿灿的佛光

一囤一圈朝外扩散,使翠峰山更露了几分神秘的色彩。 

 

  清河万亩白水塘

扁舟荷中荡,

虾戏船浆;

碧波连天横

 莲子十里香。

     这,便是白水塘了。

     白水塘,是陆良三岔河镇的一片万亩泽塘。半个世纪首,曾是陆良“海”的腹心地带人称中原泽的便是这里。一九五八年以前,陆良坝子以东叫“陆良海,是一片汪洋,白茫茫的无边无际。村民们去往县城,总是乘舟坐船.渡“海’而行。来,政府在西桥出水处炸滩放水,整整两年,才将‘海”水放干。于是几百里陆良“海’变成了几百里稻香村。

      仲秋的阳光清丽无比,秋高气爽的看得很远,却总也看不到坝子曲边。最远处仍是平平的—抹地平线。涌入眼帘的尽是阡陌纵横的田块,金灿

灿的。稻香阵阵。白水塘便成了陆良坝子万顷稻浪中一片迁着碧波的“心地’了。

      秋日并不是白永塘的黄金季节,因为荷花们盛开曲妍姿是在夏日。而白永塘的荷花似乎与众不同,它们不光夏日开得鲜艳,驮日更显盛时的

婀娜。

     在岸边,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荷叶碧灌,满目都是,瞧不见任何别的什么。不经意间,就见拉了块花蓬布的轻舟从荷叶中蔷了出来。荷塘中

不知有多少条舟在薪,着不见的。

    若秉一叶扁舟,双脚横在水中,船也就倏地往荷中钻了进去,在船尖的分离下,荷叶们便左右分开,硕大的荷叶依旧把船遮住。有了动静,

“呼啦啦”这边一窝,那边一窝,就有一种叫葫芦的鸟从荷中飞出,又落在更远的荷中。

      荷塘中曲荷叶很大,直径一米以上的都很多;茎很高,纤纤的伸出束面。似水面上撑起的无数莘托,像浅水中伸着长长脖颈曲鹤或鹭彗。着花

清清的在高出的荷叶中婷婷玉立。有盛开着的,一瓣一瓣的很均匀地向上张开着,粉的、红的,白的,最多的还是胭脂色;有打着骨朵的,尖的

部分粉红,椭圆的下部呈崩庸红;再就是藏在花中的莲子了,壮硕硕的,透出成熟模样。

   时不时会有鱼儿在船头船尾跃出水面,溅起些许琅花。

      再热的天气,只要船儿钻进荷塘,便荫凉凉的。有风的时候,荷叶们都妖娆地朝一个方向舞葫,似舞蹈着的女子们纷飞的裙,有些躲在叶下

的荷花便让人瞧了见,一晃而过。

     白水塘其实不是整个塘,有几处被长满青草的埂隔开,塘埂上长满了豆角、南瓜什么的,

野生的一样,没人摘。

     若是晨曦韧露时来到塘边,又是另一种景致。被夜露夜雾浸洗过的荷塘清爽、干净、高洁,荷花瓣、莲子上级着一滴一靖的霉珠,几乎每一个

荷叶的中间都有一颗大露珠,晨光一照闪着碧绿的光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满月的夜,白水塘就起雾,一层薄薄的雾,量氲氤氯的,这里一抹,那里一抹。月光清清地酒在荷叶上,朗朗的。

      这样的夜晚,带上一瓶土酒,半袋炒豆,三个月饼,邀上三朋四友,秉一叶扃舟,在荷塘中藩来薪击……青蛙们有的单个呜叫,有的伙起来

合唱,此起彼伏,由远而近,又由近及远……荷叶稀疏的永面,月亮跳着,时毖时现。没风的时候,月亮就停在无荷的面,孤寂地放着凄的光。

     这时总会觉得那广寒宫里的嫦娥会舒展长袖、飞天而来……这时,把船薪进荷塘深处,锚了。斟满酒杯,头枕船桨,瞎着莲香,举杯邀明月,

轻轻的抿,轻轻的吮,轻轻时醉去……

    清晨,一阵一阵的清风,倏倏从荷塘上吹过,电流般从近处向尽头颤动

    于是,我想起了采莲的旧俗。这样月光,这样的夜晚,这样的荷塘,应有红袄红褂、云鬓商绾的妖童媛女,荡着轻舟在荷塘深处踏歌而行……

曲靖市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市文明办主任许泰权

相关新闻

公示公告

主题活动

  • read_image.jpg
  • 11111.png
  • QQ截图20160331110329.jpg
  • W020160229583221819192_副本.jpg
  • 点击.jpg
  • 春节.jpg

曲靖风光

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