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靖文明网 > 首页 > 曲靖风景
马龙:查官冲之美
发布时间: 2023年10月30日 来源: 曲靖文明网
 [打印] [关闭]

迷离的阳光从高大的松树缝隙间漏下来,光斑在画纸上来回摇晃,时而清晰,时而模糊。旁边堆着的枯树叶和松针,在雨水的浸润下,散发出一股奇特的味道。我们散坐在半山腰,背后半圆形的山坳将我们半包围着,山上全是几十米高的松树,我们面前视野开阔,山下是查官冲村,村周围铺满各种层次的绿色。

天空很灰,压低帽檐的云儿,遮盖了天空大部分的蓝色,远处的山显青灰色,稍近的山灰绿,再近点就是那片夹杂在绿色里的村庄。我们俯视着村庄,村里白色的墙壁镶嵌在一片苍茫的绿色里,村里的大树颜色略深,一团团随意大小的深色盛开在村里。隐约可见几条小路交错其中,小路分割着村庄,像分割着一个个形状不同的人生。再近处是一片玉米地,玉米穗正开始舒展,偶尔微风吹过,摇摇晃晃的穗子舞动着,抖落的花粉轻盈地落在叶子上、泥土里。小玉米棒才刚长出来,粉色的玉米须在玉米秆腰间探着头,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。

四周异常安静,没有虫鸣鸟叫,没有树木摇曳的声音。我坐在活动椅子上,舒展了一下身体,让自己安静地沉浸在这铺天盖地的绿色中,世界瞬间安静了。那些弥漫在心里的焦虑和烦恼,在一层层绿色的洗涤下变得淡然,时光好像也慢了许多,松散的光阴,缓缓跨过我的睫毛和眼袋。偶尔从松树间洒下的阳光照在我后背,一缕暖意渗过衣服,透过皮肤,落进我心里,一丝莫名的温暖和喜悦从心底升腾。
我闭上眼,让世界在一片漆黑里,感受着周围的安静,雨后的泥土和枯叶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腐殖味道,味道里有夏天的微凉和泥泞的田野。我睁开眼,一道道或深或浅、或浓或淡,或偏黄或偏蓝的绿色,一下子蜂拥而来,挤进我的眼睛。那些绿,没有耀眼的光芒,没有沉重的脚步,只有一股股轻柔的跳跃,由远及近、由外而内、由曾经到现在,一波波、一道道拍打过来,把我也染成了一块翠绿的风。

画友们在身后断断续续聊着天,话语轻柔,他们松散的言语似散落的珠子,随意滚落在杂草和泥土间,然后消失在这片绿色里。一只蚂蚁爬在我画纸上,它走走停停,停下的时候会把头抬起来,像在思考着什么,思考完后继续走。它大概是没有方向了,一会儿向左,一会儿往右,我看得可笑。它肯定是要迷失在我画纸上了,因为这个地方我是第一次来,而它也是第一次走上带着粗糙纹理的水彩纸。它走到我涂的一块绿色里停下了脚步,“它肯定以为这块绿色是草地吧!”我这样想着,同时也为自己这样“聪明”的想法而沾沾自喜。它停了一会儿,然后从画纸上摔了下去,刚好落在一片叶子上,轻微的体重没有让那片叶子颤动。它是故意放弃了我颜料涂成的绿色吗?还是一不小心,就摔回它熟悉的那个世界呢?我也不知道。它停在叶子上,往前走了几步,转过头看了看我,然后轻车熟路地往叶子后面爬去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每只蚂蚁都很自由,可能也都很孤独吧!它们不断地往外探索,在一片泥土或者一株野草上,走出一条条熟悉的路,走出一片熟悉的世界。偶尔它们也需要闯进一个陌生的地方,那里可能也有绿色,有粗糙的纹理,有雪白而宽阔的空间,但那儿不一定是适合自己生存的世界,仅适合偶尔迷失。
一只蚂蚁的去处也是人的去处。那些走出来的路上,没有先行者,谁也不能走到最后。偶尔迷失在一张画纸上,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?偶尔隐没在一片绿色中,也未必是坏事。闭着眼,淡淡的腐殖味道弥漫;睁开眼,层层绿色蜂拥而来。(马龙文联 张贵评)

曲靖风光

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