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靖文明网 > 首页 > 曲靖好人榜 > 学习楷模
今天,爸爸的手臂没有抓痕 --罗平法院执行法官李金苍的故事
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09日 来源:曲靖文明网
 [打印] [关闭]

罗平李金苍 (1).jpg

只要他出差回家,今年7岁的女儿还是像过去一样,第一时间拉住他的手臂仔细查看。只要没有伤痕,女儿总会高兴的说:“今天,爸爸的手臂没有伤痕。”

“执行,已经越来越成为法院的高危工作了。”说起这个亲情常态,从法庭业余执行到机关专职执行近4年的他十分感慨。他说,强制执行中,执行干警被恐吓被辱骂早已是家常便饭,被抓被掐对执行干警来说也是习以为常。作为经常在一线的他,每次出门总让年幼的女儿和家人提心吊胆。他,就是罗平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李金苍。

 

好学易用的“笨办法”。“既然选择了做执行法官,就应该恪尽职守,尽所能把每一个案件的信息查询掌握,才能经得起当事人询问,无愧于心。”李金苍说。

一起标的仅为5000元的民间借贷纠纷,李金苍按照申请人提交的信息,发现被执行人虽然有两个银行卡,但2个卡的余额还不足10元。

为了找到被执行人,李金苍先后5次按照线索进村找人,但每次都无一例外扑空。既然找人之路不通,李金苍决定尝试用电话交流的方式。于是,在银行工作人员的协助下,他查询到了被执行人预留的两个电话。这起因找不到人形成的积案,终于有了转机。几番电话、短信沟通,被执行人履行了全部案款。

没有“换”马甲还不算难找,实在难寻的是换了“马甲”的。李金苍说他办理的一起发生在2003年的故意伤害附带民事赔偿案,其中的被执行人黄某一直“查无此人”,造成案件长期未结。

接手这起案件后,李金苍几经走访,多方渠道打听得知,当年为初中生的黄某考虑到这起案件可能会影响一生,让父母给她改了名字并把户口迁至他乡。在相关部门配合下,黄某的身份得到确认。鉴于黄某在他乡已经成家,李金苍通过添加微信的方式,联系上了黄某。经多次沟通说服,黄某最终一次性将赔偿款转至法院。

李金苍善于分析案情,理清头绪,并主动、巧妙与有关部门和社会组织合作,借用他们的力量做执行工作。巧借外力,常常使执行工作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提到两个找人案,罗平法院执行局局长陈永福说。

“有线索的落实,有财产的查扣,无财产的穷尽措施。”三年的执行工作,李金苍没有出现因消极执行、违法执行等被当事人投诉或被上级法院监督纠正的案子。

李金苍说他有个“笨办法”,就是接手案子后,一般会在第一时间熟悉案情,找准兑现案件的突破口。为顺利找到当事人及财产线索,他经常瞅准当事人在家的时间,如下班后及周末寻找被执行人及查封、扣押其财产就容易有收获。

执行工作简单,无非是查封、扣押、冻结那几招。然“窥一斑知全豹”,简单的事情重复做,重复的事情用心做,李金苍和他好学易用的“笨办法”,很多人总是做不了。

“借力”执结“骨头”案。“对不起,我不躲藏了!我想不到,为我这点事,铁路民警和家乡法官会联手行动。”这是罗平法院开展 “春节守候执行”活动中的一幕。据了解,这是该院与铁路公安联动,利用铁路乘车信息对春节返乡的被执行人精确设卡布控,最终迫使藏匿达10年之久的被执行人李某主动现身。

2005年1月18日,李某无证驾驶二轮摩托撞伤陈某。经调解,双方达成李某除已支付赔偿款外,另赔偿陈某医疗等费6000余元的协议。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协议送达第二天,李某即携妻带子到省外打工,其父母亲友拒绝提供他的下落和联系方式,致使该案执行陷入僵局。

李金苍到执行局后,这起案件到了他的手上。2015年2月10日春节前夕,李金苍再次来到李某家,仍未发现李某的踪迹。他通过进一步走访调查,得知多年不回家的李某将返乡的确切消息,及时与铁路公安部门取得联系,终于查询到了李某的乘车信息。

为了围堵这个藏匿了10年的“老赖”,李金苍与同事赶往曲靖火车站铁路派出所,与警方共同确定了拦截执行方案。然而,火车到站后,返乡的旅客如潮水般涌出。经过10年的时间,外貌和外形都有很大变化的李某还是藏匿于人流中脱逃了。但是,面对法院的执行声势,回到家的李某思量再三,主动拨通了法院的电话,随后如约交来了案款。

“主动服务、主动介入是他工作的总基调。”陈永福说李金苍工作中善于探索规律,并通过积极、主动的作为,成功解决了一批社会关注的重大案件和遗留的骨头案件。

“还是没有办法接送孩子”。李金苍其实算是执行局的“新人”。2006年7月,李金苍从西北政法大学毕业后,当年如愿通过公务员考试到家乡罗平法院工作。他和家人都想不到,进机关板凳都没坐热,就被宣布安排到隔县城最远的阿岗法庭。这一“锻炼”,8年就过去了。期间,他认识了在县城一所高级中学从教的妻子,有了宝贝女儿。

女儿呀呀学语,他不在身边;女儿上幼儿园,他同样不在身边,和家人聚少离多,李金苍总觉得愧对的不仅是妻儿,还有在农村生活的年迈父母。无奈,他和妻子商量后,不得不请高龄的母亲从乡下进城照管女儿。

“阿岗法庭那个李金苍,执行的办法多。”2014年年底,母亲照顾孩子越来越困难,总是带毕业班的妻子也抽不开身,女儿面临没人接送上学的难题,实在无奈的李金苍考虑再三,决定申请调回院机关。没有想到,早被院领导“瞄上”的他,一纸通知回到了县城。但是他也没有想到,通知明确他到还是不能到“早九晚五”的部门上班。

与朋友谈起在法庭和执行局哪更辛苦时,他淡淡地说:“其实都一样。执行局工作离家近,只要不出远门,就算加班到很晚也可以回家为熟睡的孩子拉拉被子,早上六点就可送她去上学……”

到执行局工作时间不算长,但加班、出差却是家常便饭,李金苍被门卫笑称为“家离单位最近,却回家最晚的法官。”

“要注意安全啊”。每次出差,李金苍的父母总会送他到楼下,表情凝重的叮嘱他。哪是老人和孩子被吓怕了。李金苍说在法庭时就因为案件执行被当事人抓咬伤过手脚;到执行局和同事去执行,也经常遭遇耍泼耍横的被执行人,衣服被扯坏,手臂被抓伤、眼睛变成“熊猫眼”的事时有发生。现在读小学的女儿放学回家,只要见到李金苍,放下书包的第一件事就拉起他的手,掀起衣袖看看,饭桌上总是先给爸爸碗里夹了菜。 (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新闻中心 区鸿雁 袁会琼 )

相关新闻

公示公告

主题活动

  • QQ图片20180404100225.jpg
  • QQ图片20180403101721.jpg
  • QQ截图20180402105205.png
  • QQ截图20180302103826.png
  • wmxy.jpg
  • QQ图片20180201103107.jpg

曲靖风光

更多>>